李荣浩《年少有为》:很多年以后,你还会想起我吗?

李荣浩《年少有为》:很多年以后,你还会想起我吗?
故事的开始和结束都写在了歌词中,年少有为的人不太多,爱到最后的人也是。"假如你年少有为,假如我年华正美,我们还会不会再错过了?" 这首歌里有的人看到了爱情,有的人看到了人生。爱情和人生,都是很美好的组成,也是很辛苦的过程。 歌词里有一句话是...

李让《风》:来自城市口琴诗人的静谧诗篇

李让《风》:来自城市口琴诗人的静谧诗篇
哪种乐器最能表达故乡的感觉?手风琴是其一,另一个就是口琴。尤其后者,可以放入口袋,随身携带到任何场合演奏,很容易自娱又娱人。 李让,世界级的口琴独奏家、作曲家、配乐师,曾担任茱蒂口琴乐团(Judy's Harmonica Ensemble)半音音阶口琴主奏,并在 ...

久石让《Memory》电影《入殓师》中温婉多情的大提琴主题曲

久石让《Memory》电影《入殓师》中温婉多情的大提琴主题曲
林翰林航拍云南秋景所用的背景音乐是久石让的《记忆(Memory)》,多情婉转的旋律,展现了魅力云南的万般柔情。从海浪的轻柔到金色田野的宁静,《记忆》的旋律与云南美景完美地融合了。 拿一把鱼竿,坐在秋风里,不问世事,不问悲喜,只沉浸在微风吹动的...

李健《假如爱有天意》:一首凄美绝恋的情诗

李健《假如爱有天意》:一首凄美绝恋的情诗
这首歌的原曲是韩国同名电影《假如爱有天意》的主题曲,而李健本身就是资深韩剧迷,尤其在 2002-2003 期间看了不下 100 部韩国电影,这些对他当时的音乐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 当 2015 年吴宇森导演向他邀歌,为《太平轮·彼岸》创作主题曲时,他想起了这...

李健《月光》:本该是归人,却终成旅人

李健《月光》:本该是归人,却终成旅人
李健的唱腔和一般流行歌手不同,他融合了音乐剧、歌剧和流行唱法,使他更像一个忧郁的文艺诗人。 这首歌和《异乡人》一样都是写给旅人的歌谣,感叹着「本该是归人,却终成旅人」的无奈。 和原唱邢天溯的独唱版相比,李健与邢天溯的合唱版,以及李健在《歌...

李健《异乡人》:昔日把他乡当作故乡,今朝故乡已成他乡

李健《异乡人》:昔日把他乡当作故乡,今朝故乡已成他乡
《异乡人》歌词:披星戴月地奔波/只为一扇窗/当你迷失在路上/能够看见那灯光/不知不觉把他乡/当做了故乡/只是偶尔难过时/不经意遥望远方/曾经的乡音/悄悄地隐藏/说不出的诺言/一直放心上/有许多时候/眼泪就要流/那扇窗是让我/坚强的理由/小小的门口/还有她...

展展与罗罗《沙漠骆驼》只要走出黑暗,便能逍遥又快活!

展展与罗罗《沙漠骆驼》只要走出黑暗,便能逍遥又快活!
歌曲《沙漠骆驼》在抖音上火了。演唱者展展与罗罗,和一位叫寅子的朋友,在一家饭店门口即兴演唱《沙漠骆驼》的视频,瞬间被众抖友们叫好,并获得数百万的点赞与转发。大家纷纷感叹:一张口就把人带到广阔沙漠的感觉,太洒脱! 第一次听他们的歌,就完全被...

李健《传奇》:创作用了七八年,走红又过了七八年

李健《传奇》:创作用了七八年,走红又过了七八年
由李健作曲且演唱的《传奇》,很多人知道这首歌是因为2010年的央视春晚,当时王菲将它唱出了一种仙境,也让大家开始关注藏于歌曲背后的隐士——李健。 《传奇》是一首很特别的歌,没有明显的起伏,但平淡中又蕴含饱满的情感,好似一个人低语着心事,从初见到...

谭晶《贝加尔湖畔》:一生一世太短,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

谭晶《贝加尔湖畔》:一生一世太短,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
《贝加尔湖畔》是李健作词、作曲并演唱的一首歌曲。2011 年,李健在俄罗斯大使的陪同下参观了贝加尔湖,应大使的邀请,回国后的李健就以贝加尔湖为创作背景,花了几个月时间创作出了这首歌以作纪念,并收录在他的专辑《依然》中。 原版中,当手风琴的前奏...

毛不易《消愁》: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唱出了五六十岁的心境

毛不易《消愁》: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唱出了五六十岁的心境
《消愁》歌词:当你走进这欢乐场/背上所有的梦与想/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/没人记得你的模样/三巡酒过你在角落/固执地唱着苦涩的歌/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/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/一杯敬朝阳,一杯敬月光/唤醒我的向往,温柔了寒窗/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/不怕心...

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:前苏联民谣,被传唱为地道的中国歌曲

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:前苏联民谣,被传唱为地道的中国歌曲
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这首歌在中国已是家喻户晓。当时中国与苏联关系密切,这首歌经歌曲译配家薛范翻译后传入中国,并广为传唱,甚至汉语版比俄语版传得更广。某种程度上说,快成为一首地地道道的中国歌曲了。 歌曲的原唱是前苏联及俄罗斯歌手、电影和戏剧...

龚爽《送别》:人生难得是欢聚,唯有别离多

龚爽《送别》:人生难得是欢聚,唯有别离多
很多人都知道这首歌的作词人是国内著名音乐家李叔同,但鲜有人知道它其实是「舶来品」——曲调源自 19 世纪后期盛行于美国的歌曲《梦见家和母亲》,词的灵感则来源于日本词作家犬童球溪的《旅愁》,李叔同旅日期间将其改编成了中文版的《送别》。 犬童球溪的...